国士秦观

2017-02-06 11:17:03| 作者: |来自: 中国纪检监察报 | 共有人围观

“山抹微云秦学士,露花倒影柳屯田”,“俊逸精妙”的词人是世人对高邮历史文化名人秦观的角色定位,苏轼称其有屈宋之才。然而在清人王敬之的《读秦太虚〈淮海集〉》中,我们却读到了“应举贤良对策年,儒生壮节早筹边。可怜余枝成真赏,山抹微云万口传”的诗句。

难道大众口中的秦观是一个被历史烟尘遮蔽了的秦观?翻开卷帙浩繁的历史文卷,对这位词人的别样评价展现在了我们的眼前。黄庭坚《送少章从翰林苏公余杭》:“东南淮海惟扬州,国士无双秦少游。”南宋杨万里《过高邮》:“一州斗大君休笑,国士秦郎此故乡。”清代王士禛《秦邮杂诗》:“国士无双秦少游,堂堂坡老醉黄州。高台几废文章在,果是江河万古流。”

关于国士,《史记·淮阴侯列传》有载:“诸将易得耳。至如(韩)信者,国士无双。”显然,只有经纬之才的人,才能配称国士。对此,秦观自己也有论述:“士,国之重器,社稷安危之所系,四海治乱之所属也。”

秦观,字太虚,后改字少游,高邮人,北宋中后期著名文学家、政论家。《宋史·秦观传》谓其“少豪隽,慷慨溢于文辞”。陈师道《秦少游字序》云:“往吾少时,如杜牧之强志盛气,好大而见奇。读兵家书,乃与意合,谓功誉可立致,而天下无难事。”然而世事艰难,他38岁才中进士,到43岁才在朝廷谋得秘书省正字一职,不久就被卷入纷争,随着苏轼等屡受迫害,他也先后被流放到郴州、横州和雷州。坎坷的人生遭际和独特的个性气质使得他的诗词中泪水盈盈,情调悲苦。对不幸之人的同情和祝愿,或许也就成了“山抹微云万口传”的情愫源头。

不过,秦观确有经世之才。宋哲宗元祐三年(1088年)九月,时任蔡州教授的他在苏轼、鲜于侁、曾肇等师友的举荐下,应制科(贤良方正能言极谏科),献进策三十篇、进论二十篇,全面系统地论述了自己在政治、经济、吏治、军事等方面的一系列主张。

“御天下之术,必审天下之势。”在《治势》篇中,秦观主张治国理政必须从国情和国家的整体利益出发,不可执一方偏激之词,更不可自信臆断。在《法律》篇中,他总结历史经验教训,建议统治者“为国以礼”“为政以德”,以德为主,以刑为辅,本诗书而末法律,因为“近世之大弊”是“废诗书而从法律,举天下而入申韩之术”,故而陷于不仁不义,“君子所宜奋不顾身而救之者莫甚于此”。同时在《韦元成论》中秦观又进一步论述治国理政不可因循守旧,“上古之事不可尽行于中古,中古之事岂可尽行于后世哉”?如果当今再讲纯用诗书,尽去法律,那完全是“不达时变”的“腐儒之论”。这些议论都充分显示了他匡救时弊、审时度势的可贵精神。

为政之务,“其要在于能任政事之臣与议论之臣而已。”重吏治,尤其是谏官的任用,这也是秦观策论中的一个重要内容,在《主术》、《任臣》等篇中,他把谏官御史比作人主之耳目,指出其职在于“广聪明,除壅蔽,成德业”。勿谏官、略御史、就会“耳目盲聩”。他认为谏官御史必须是德才兼备的贤者,既要有忠君爱国、以身许国的品质,还要有学术知古始、器识通世务的才干。谏官御史作为诤谏之臣不仅要敢于直争是非,有死节守义的操守,还要举贤不避亲,有“唯贤是进,唯不肖是退”的用人原则。如果能重用忠直刚毅之士,授以实权,必能“正纲纪,立风宪,通上下之情,使乱臣贼子顾惮而不敢发”。

针对北宋王朝时局,秦观向朝廷率直进言,“以资待天下有常之士,以望待天下非常之才”,必须“求贤益急,用贤益坚,而信贤益笃”。他的这种重视人才、积极用事、力主荐贤的迫切主张,体现了封建时代一位正直文人对国家和民族强烈的责任感。其在《进策》中,更是创造性地把人才分为“成才”“奇才”“散才”“不才”四类,并详细论述了各类人才的特质,指出“奇才”“不能饰小行、矜小廉”,容易被曲解。为此,秦观倡言君主应重用“奇才”。《袁绍论》中其有关“张良、萧何、韩信皆人杰,刘邦用之,‘所以取天下’;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,‘竟死东城’;袁绍认为杀一田丰,‘不足以为损益’,结果因此而亡”的论述,更是把人才提高到了决定国家兴亡、事业盛衰的高度来加以阐释。对于秦观有关人才问题的精辟理论,道潜有诗赞云:“胜理非空文,灼可资庙谋”。

北宋从立国以来,就一直受到辽和西夏的严重侵扰,至秦观入仕之初,北宋与辽和西夏的关系尤为紧张。统治者虽割地赔款,纳币求和,但仍惶无宁日。为此,秦观坚决主张抵抗侵略,保卫国家。他出于抗敌卫国的一片忠心,研究和分析了宋和西夏近百年的战争史,结合当前军事形势,根据《孙子兵法》提出的敌我强弱、攻守、进退、奇正、胜败等一系列矛盾对立的范畴,作《将帅》《奇兵》《辩士》《谋主》《兵法》和三篇《边防》等军事进策以及历代名将和战争的一些进论。在这些策论中,提出了一整套加强防务、积极备战的措施和对敌作战的战略战术,对当时北宋王朝稳固边防,捍卫国家领土完整,抵御辽和西夏的侵袭,有极强的参考价值。

针对当时社会淫侈之风盛行的状况,秦观力倡君主“崇节俭,尚敦朴”,“弃难得之货,却无用之器,罢不急之务”,如此“则天下淫侈之俗,旷然一变,而浮费节矣”。否则,仍背本而趋末,让淫侈之风任意滋长,莫之或止,则会“大命将倾”。雷霆之语饱含的是一颗拳拳爱国之心。

对于秦观的策论,古代文人学者有很高的评价。黄庭坚赞曰:“少游五十策,其言明且清。笔墨深关键,开阖见日星。”明人对此有激赏之语:“灼见一代之利害,建事揆策,与贾谊、陆贽争长,沉味幽玄,博参诸子之精蕴,雄篇大笔,宛然古作者之风。”看来,国士秦观,实至名归。(晏震宇)